7天了,對於活著的人,並不漫長。而對於躺在冰棺里等待家人的“鴨蛋”卻是個悠長的等待。經過一周的尋找,前天我們終於在蘄春一山村找到了“鴨蛋”陳洪的親人。昨天,“鴨蛋”等來了親人,他的堂哥、妹夫來到了武漢,他們將帶他回到他闊別30多年的故鄉,完成一個生命的輪迴。狐死首丘,落葉歸根,對於“鴨蛋”這也許是他最好的歸宿。為了“鴨蛋”能順利魂歸故里,昨天,派出所、醫院、殯儀館特事特辦,不僅提供了快捷服務還免除了所有費用,市慈善總會為“鴨蛋”提供了一萬元善款,以便親屬為“鴨蛋”料理後事。
  漢正街的“扁擔”們
  昨晚為伙伴送行
  昨天晚上,漢正街民間扁擔協會會長張道文帶領“鴨蛋”生前的工友十餘人來到青山殯儀館。他們是來為鴨蛋送最後一程的。
  張道文說,作為工友,為“鴨蛋”送一程,希望他能一路走好,落葉歸根。鴨蛋在漢正街做扁擔幾十年,留下了很好的口碑,他的樂善好施,他的慷慨仗義,至今還在工友們間傳頌。
  “他愛喝酒,是個性情中人……他勤儉節約,卻從不對工友朋友吝嗇……”工友們你一言,我一語,回憶著與鴨蛋交往的舊事。
  在殯儀館,工友們為“鴨蛋”敬獻了花圈,並鞠躬默哀。與此同時,本報讀者以集體的名義,莊重地獻上了花圈。
  今天上午8點半,“鴨蛋”的遺體將在青山殯儀館火化,本報記者將用新聞110採訪車,陪同家屬,一同護送“鴨蛋”陳洪的骨灰回家。
  “鴨蛋”,一路走好!
  “鴨蛋”,你的親人來了
  冰冷的市第一醫院太平間,在這裡躺了7天的“鴨蛋”,昨天終於等來了親人。昨天下午1點鐘,“鴨蛋”的堂哥陳少華、妹夫羅宗明邁著沉重的步子走進了太平間。
  藏屍櫃的艙門緩緩打開,“鴨蛋”被推出冰棺。堂哥陳少華、妹夫羅宗明俯身與“鴨蛋”貼面,他們想好好看看這個兄弟,30年了,都有了哪些變化。
  “是他,就是他。”堂哥陳少華有些激動,眼淚在眼角打轉。“鴨蛋”是他的弟弟,也是他兒時的玩伴。陳少華說:“看他嘴角的那個小豁口還在,我小時候就記得。”這一刻,在場的人都無不動容。“7天了吧,你的家人總算來了,該瞑目了。”現場太平間的管理員師傅念叨著。
  “30年沒有了聯繫,但畢竟我們血脈相連。”堂哥陳少華說:“我們要帶他回到蘄春的那個山村——方沖村。將他埋在他父母的身邊。30多年了,他為討生活四處流浪,現在到了該回去的時候了。”
  醫院免除近4000元費用
  經過本報一周的報道,“鴨蛋”這個名字早已被武漢市第一醫院的醫護人員所熟知。昨天,院方研究決定,為“鴨蛋”免除1000多元的屍體保存費,以及2500元的入院搶救費。
  “‘鴨蛋’是個樂善好施的人,孤苦伶仃的他就這樣突然走了,武漢人民對於一個異鄉人也要給予關愛。”面對親人的感激,院方相關負責人謝先生這樣回應。
  為了讓“鴨蛋”早日魂歸故里,昨天,武漢市第一醫院上至院領導,下至普通醫護人員,都為相關手續的辦理提供便捷通道。不到半個小時,“鴨蛋”的死亡證明就辦理完了。
  武漢慈善總會送來1萬元善款
  昨天下午3點半,武漢慈善總會常務副秘書長潘榮來到市第一醫院,探望了正在辦理相關手續的“鴨蛋”家屬。潘榮在報紙上瞭解到“鴨蛋”的遭遇,並且深受感動,在和家人作了進一步交流後,她代表武漢慈善總會,將1萬元愛心善款遞到了“鴨蛋”妹夫羅宗明的手中。
  潘榮說,這些錢是慈善總會日常募集到的愛心資金,主要來自愛心企業和愛心人士的自發捐助,只對那些符合條件的人進行捐助。“鴨蛋”是一名底層的勞動者,曾經為武漢的繁榮富強貢獻過力量,如今客死異鄉,這座城市不會坐視不管。“這些錢代表了愛心企業和愛心人士的一份心意,也是對家屬的一份安慰,希望他在天之靈能夠安息。”
  面對這份突如其來的愛心,年過六旬的羅宗明激動得有些顫抖。“真的沒有想到,一個普通民工的死,牽動了整個武漢的情,這是一座溫暖的城市,也是一座有愛心的城市。”曾當過老師的羅宗明,深情地感謝著每一位好心人。
  派出所火速
  辦妥證明材料
  昨天,得知“鴨蛋”的家人找到了,硚口區公安分局漢正市場派出所的民警也為之欣慰。民警們說,一個在異鄉打工的人,沒有身份,沒有親人的聯繫電話,在死後的短短7天就能夠順利找到親人來料理後事,實屬不易。“鴨蛋”能等到親人來,也該瞑目了。
  昨天,派出所的民警放棄中午休息時間,接待了“鴨蛋”的親屬,並辦理了相關手續。民警帶家屬到太平間再次確認了“鴨蛋”的身份,並迅速為“鴨蛋”開出了死亡人員火化單。拿到醫院的死亡證明和派出所開具的火化單後,我們立即聯繫了青山殯儀館,殯儀館得知是報紙上刊登的“鴨蛋”要火化,當即表示,免除屍體運輸保管費用和火化費用等一切費用。
  殯儀館免費
  一條龍服務
  昨天下午4點半,青山殯儀館的殯葬服務車來到了醫院太平間門口,幾名工作人員在親屬的見證下,將“鴨蛋”的遺體抬上了車,“鴨蛋”終於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  車輛緩緩行駛在城市擁擠的道路中,沒有哭泣,沒有喧鬧,“鴨蛋”人生中的最後一段路,也是這樣平靜。殯儀館那頭,工作人員已經安排好單獨存放間,並擺上供台和祭品,迎接“鴨蛋”的到來。
  陳少華和羅宗明在供台前,跪地作揖,久久不願起身,只在這個時候,人們才被悲傷氣氛籠罩。
  青山殯儀館副館長喻家青說,“鴨蛋”的事跡平凡中透著感動,殯儀館作為社會公益機構,只希望在這個時候,為這名底層的“草根”盡一份力。“鴨蛋”活著時卑微,死去後,我們要給他尊嚴。據悉,該館總共免去了近6000元的殯葬費用。
  每個人都不該被遺忘
  林坤
  他不叫“鴨蛋”,他的名字叫陳洪。一個漂泊外地討生活的人,一個被家鄉遺忘了的人。
  但武漢人只認得“鴨蛋”,不認得陳洪。工友說他能吃苦,力氣大;街坊說他是個好人,肯幫朋友;房東說他人老實、很節約;老闆說他做事扎實,心地善良。這些印象拼湊、重疊在一起,就是我們對這個體力勞動者的所有認知。從“鴨蛋”到陳洪,我們找了他7天。從陳洪到“鴨 蛋”,則是他在一座城市裡努力謀生的全部過程。
  現在,陳洪突然走了,遙遠的記憶突然被喚起,過往的音容一下子親切起來,人們嘆惜道,這是一個可憐的人。如何才能讓他得到真正的安息和撫慰?這座城市裡的人用行動給出了自己的答案:尋找親人、免除費用、簡易手續、送走最後一程……我們希望傳遞出這樣的信息,即使是一個在最底層打拼的人,他也絕不該被遺忘,不該渺小得連名字都沒有,不該孤單得只剩下形影相弔。
  那麼,還有多少個陳洪在我們身邊穿梭奔波?他們的過去是否已被時間的洪流沖走,他們的未來是否還在社會轉型的浪潮中搖擺不定?這些問題 ,或許沒人能夠回答。我們惟一能肯定的是,只有讓鄉土多一點眷戀,讓社會多一點溫暖,讓人與人之間多一點溫情,那些卑微奮鬥的人們才會 在冬夜裡不再寒冷。  (原標題:寒冬里,武漢人溫情送“鴨蛋”)
創作者介紹

1803

immew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